今年6月,在獎金獵人網,投稿了時報小說賞。當時是用簡單的文案,來做為初選的依據。
不過其實這部作品是在2013年10月,可能是因為看了童話小鎮,而有了這樣的創作構思。
文案是為了小說賞而擠出來的,所以即使沒有入選,並且得到寫作的協助,我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完成這部作品。

這部作品基本上是以童話故事<睡美人>為藍本,以非童話的人物故事搭配非寫實的童話元素,期望能塑造出意想不到的奇幻愛情小說。
也許文案多少透露出一點端倪,但希望當我創作完時,能帶給人一點驚喜和出乎意料的感覺。
但依循過去的傳統,不知何時才會完成,就只能說…敬請期待了!

===============================================

【文案】
「當妳醒來時,一定要記得我」
從加護病房醒來時,完全被抹滅的記憶中,只剩這句話在我腦海中浮沈
說話的究竟是誰?而這個稱呼我為小姐的男人又是誰?
為何他能如此天經地意地把我當公主般悉心呵護與尊寵?
直到他溫和有禮的面具漸漸崩毀,狂傲、不講理的固執與霸道取而代之
面對這樣的他,我卻感到熟悉而且甜蜜?
就在我將自己完全交付給他之際,他卻對著我喊出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奧蘿拉是誰?我又是誰?
又有誰能喚醒我被埋葬的記憶


【試讀版】--楔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美麗的國家,住著一對恩愛的夫妻。他們感情非常好,好到全國的人民都以他們為榜樣,因為他們是這個美麗國度的國王和皇后。
  雖然他們很相愛也過得很快樂,但他們還是有一個遺憾,就是他們沒有孩子。所以他們不斷的向上帝祈求,希望有一天,能生出一個可以可以讓他們疼惜的孩子。
  終於,那天到了!上帝回應了他們的祈求,皇后終於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公主。國王和皇后,在皇宮裡舉辦一個盛大的舞會,全國的人民也一起歡欣歌頌著小公主的到來。而臨國的國王也開心的帶著他的小王子,要來慶賀這個美好的時刻。
  就在大家開心的、期待著要見小公主的第一次面時,忽然有一陣濃厚的烏雲,帶著轟隆雷聲,由遠而近。正當皇后抱著小公主從外面,進入皇宮大廳時…
「轟隆…」的一聲巨響,像炸藥一樣,頓時在皇宮裡炸開,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原本的動作,音樂、笑聲、喧嘩聲,甚至連呼吸,都像是停止了。
  皇宮大廳的正中央,湧起了一陣紫黑色帶著電流的濃霧...
  當濃霧逐漸散開時,出現了一位披散著一頭細軟長髮的女子,她的髮色濃黑,隱隱泛著綠光;她身著一件破舊的黑色長袍,長袍上還沾染著不明的暗紅污漬以及像是剛被噴濺到的鮮紅液體;她的臉白如雪,唇紅如血,眼睛細而長,但眼瞳卻如火焰般鮮紅明亮;慘白無血色的纖細手指,捧著一個像是裝著什麼貴重物品的古舊寶物盒。

  女子緩緩的勾起一抹陰森的微笑,看著皇后說到
  「好久不見啊...我親愛的妹妹...」
  皇后戒慎恐懼的看著那名女子,顫抖的喊著
  「姊..姊姊...」
  國王看著那名被皇后稱為姊姊的女子,滿臉嚴肅的將自己擋在抱著公主發顫的皇后面前
  「艾芙琳...請問妳今天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勞煩妳親自出監到這來呢?」
  艾芙琳看著發顫的皇后和無理回應的國王,她陰森森的笑著回答
  「我親愛的國王呀!我可是您親愛的妻子的姊姊呢!從典獄長那裡得知我親愛的妹妹生了個可愛的小公主。身為皇后的親姊姊、身為公主的親阿姨,怎麼能不來誠心的祝賀一下呢?」
  艾芙琳的視線,從國王、皇后,轉到還在沈睡的小公主身上
  發現艾芙琳的視線正緊盯著公主的皇后,再一次驚嚇得抱緊小公主,躲到國王的身後。
  國王看到如此害怕的皇后,更是氣憤的問艾芙琳
  「非常感謝妳如此誠心的從牢裡出來要祝賀我們,但典獄長怎麼可能放任妳這個危險人物獨自到這裡?」
  艾芙琳看著國王看似平靜,卻因不安而來往飄移的視線,緩緩的回應道
  「我親愛的國王,您不必特意尋找典獄長,他確實是跟著我來的呀...瞧..他不就在這兒嗎?」
  艾芙琳左手一揮,便有個圓形物體從她的長袍下滾出來
  「只是不是整個人就是了...」
  「呀啊~~~~」
  頓時宮中的民眾,尖叫四散
  滾出來的圓形物體,竟是典獄長的頭顱
  「士兵!立刻把這妖女抓起來!」
  國王大喊著,士兵們也火速的從四方將艾芙琳給團團圍住,並用長鎗抵著她的頸項
  「呵呵呵...」艾芙琳笑著
  「我親愛的國王...您不需要用這麼大的禮來侍侯我...剛剛我就說過了!我是來道賀的!瞧!」
  艾芙琳舉了舉手中的寶物盒
  「我是要送禮物給我可愛的小姪女的呀!」
  艾芙琳緩緩的打開寶物盒,一陣炫目的七彩光芒從寶物盒中照射出來,當光芒漸退,可以看到盒中,是一枚項鍊墜飾,是一朵用象牙雕刻而成的玫瑰花,而這朵象牙玫瑰是鑲在一個以古銅製成的底座上,邊緣有花莖與葉的形狀,環繞著玫瑰,看來甚是高雅。
  「那...那是...」皇后看著墜飾,激動的喊著
  「是的!我親愛的妹妹...這正是我們家族世代傳承的項鍊墜子,唯有能繼承這個國家王位的人,才能得到的墜子...」
  「怎麼可能?母后在還沒過世前,就已經找不到的墜子,怎麼會在妳那裡?」
  皇后激動得幾乎要衝向艾芙琳,但被國王擋了下來。
  艾芙琳看著國王如此愛護著皇后的模樣,微微的被激起了怒氣,但又隨即隱去,冷冷的看向皇后
  「哼!親愛的妹妹...難到妳忘了...在妳還沒有和這個男人結婚以前,我曾經是這個國家的繼承人呢!所以擁有這個墜子也不為過,妳說是吧!?」
  「可是我問過母后...」
  「呵呵呵...」艾芙琳邪惡的笑著「那時她都已經病得神智不清了...妳還相信著她的話嗎?」
  「我...」皇后頓時啞口無言
  「艾芙琳!」國王厲聲道「現在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現在妳帶著母后的墜子來到底是有何用意?」
  「呵呵呵...我親愛的國王!還是你識相,陳年過忘的事,何須再提呢?我剛剛也說了,唯有這個國家的繼承人,才能得到這個墜子吧?所以我當然要將這個墜子送給這個國家得來不易的繼承人不是?」
  艾芙琳邊說,邊撥開抵著自己頸項的長鎗,往小公主靠近
  「站住!」國王嚇道「妳不用再靠近,我們自己過去拿就好」語罷便要伸手拿過墜子
  「哦不!我親愛的國王」艾芙琳將寶物盒快速的拿開,不讓國王碰著
  「你們這些外來的人可能不明白這個國家的傳統,這墜子必須要經由純正血統的傳遞,這個國家才不會遭逢惡運的,妳說是吧!我親愛的妹妹?」
  「這是真的嗎?瑪德琳」
  「是的藍瑟洛,從沒有例外…」
  「所以…就讓我這個正統的王位繼承人,來為這個未來的繼承人,佩戴上這個代表著身份的項鍊吧!」
  艾芙琳陰森森的笑著,讓在場的人皆不由得不寒而慄
  「好!我允許妳為奧蘿拉佩戴上項鍊,但若是妳敢動什麼手腳!妳知道妳的下場會是什麼吧?」
  「當然了!我親愛的國王!我清楚得很!」
  艾芙琳邪魅的向國王笑了笑,然後緩緩的走向正在在皇后懷中熟睡的奧蘿拉公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夢境中的歡笑 現實中的淚水

熊熊⊙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