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個週末(11/7-9)我去參加我們教會的營會--「經歷神營會」
在這3天2夜中 我經歷到了以往沒有經歷到
或是說 曾經歷過 但卻遺忘的經歷

==================================================================================
  一直將自己放在孤單、壓抑、自卑、以及害怕受傷害的情境下,我成為一個戴著重重面具的人,也將自己包裝成一個拒絕人也拒絕自己的人,所以很多人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我,或說,我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我。
  我常把自己放在環境的邊緣,不至於漠不關心,卻也不特別熱衷,多是冷眼旁觀,因為這讓我能在發生狀況時,可以快快離開…或說是逃開。有不如意的時候,也會在 刻意的遺忘和壓抑下,最後只留有當時的情緒和感覺;而對人際關係的經營也不特別的熱衷的我,沒有所謂可以半夜把人挖起來說心事的朋友,因此很多事都只能放 在心底。久而久之,不斷累積的負面感受,漸漸影響我的情緒和生活;每隔3、4年,我會失控的大爆發一次,而每年都有許多低潮不斷反覆循環,總是乎高乎低, 乎喜乎悲,都快覺得自己已經瘋了。我學會戴上了壓抑和冷靜的面具。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我感到傷心難過時,我變得只能默默的流淚, 輕輕的啜泣,甚至會在想哭時,硬將眼淚逼回眼眶,不讓任何一滴淚流下。我想是因為我不想被嘲笑、更不想被可憐,因為被人可憐,只會更覺得自己可憐,倒不如 自己可憐自己,還來得輕鬆愉快,而且對我來說,哭只會惹來打罵,哭只會圖增傷感,哭只會讓自己更加狼狽。

  曾有一段時間,我只要一哭,我就 會打自己巴掌,並對自己說:「哭什麼哭,有什麼好哭的!」一邊打一邊說,直到眼淚停了,就會發出瘋子似的笑聲,來強壓下心中的悲慟。久而久之,我越來越封 閉,甚至到了冷漠的地步,而且開始好討厭自己,想哭,我也沒辦法放聲哭泣,只有不斷的流淚和壓抑的呼吸,卻只感到更加的痛苦。我戴上了不會哭的面具。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成了鬱鬱寡歡、在笑容的下一秒就是冷漠的人。惟有在教會時,我才有比較能釋放、比較能吐露心事的感覺。但事實上,回到家、回到公 司,還是不開心,喜樂沒辦法在我身上持久,就像我的毅力一樣,只有三分鐘熱度。但在別人的目光下,我仍然盡力保持著笑容,以及不表現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感 受。我開始學著去戴上畫著笑臉的面具。

  看著這樣的自己,覺得自己好可悲,也好可笑,會想何必把自己放在這樣的景況下,又會想怎麼沒有人可以幫我拆下我臉上的面具,讓我知道哪一個才是我真正的臉。

  多年前,在一次青年牧區的經歷神營會中,我有了一點點改變,漸漸的比較容易受感動,不再堅若磐石,雖然這是比較有改進的地方,但在當時青牧的分化,以致沒有再參加小組的我,當時的感動很快就什麼都忘了。我又回到世界繼續翻滾,也繼續戴上面具。

  直到這次因為下定決心想跟以往來個一刀兩斷,也想順便體驗一下成人的經歷神營會有什麼不同,好讓我可以在介紹人的時候,派得上用場。

  感謝神!就在第一天晚上,我再次被神觸摸,上帝再次摘下我的面具,天父的愛讓已經比較容易哭的我,再次用力的噴眼淚和噴鼻涕,也有被釋放的感覺。

  到了第二天,照慣例,除了受浸的那節課,每堂課都哭得唏哩嘩啦。而下午的分享,因為聽到許多人的見證和分享,得到很大的激勵,也更加期待晚上聖靈充滿時,會發生的事情,我期待有個不同以往,只會哭而不知道為啥而哭的情景。

  但到了晚上,我照慣例,除了像打冷顫時的那種陣陣酥麻以及不知為何而流的淚,又加上不倒的身軀,我只能邊感嘆邊持續的禱告,求聖靈更多進到我裡面。而在代禱 者再次為我禱告時,當她用手推我這沒有想倒下欲望的身軀時,我選擇順服的倒下,因為牧師說「順服就是蒙福」,我就想「妳要我倒,我就倒吧!」

  倒下的當下,除了臉上有一陣為時極短的溫熱感外,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感覺,而我能做的,就也只能不停的禱告,求聖靈進到我的裡面,請聖靈充滿我,而之後幾 個來幫我代禱的人,也是不停的「聖靈充滿!聖靈充滿!」還有不停的「敞開心胸!敞開心胸!」讓我覺得很怪,讓我開始懷疑,是因為我太過理性,而導致我說相 信其實不是真的相信,或是有什麼因素讓聖靈沒辦法真的進到我的裡面,這讓我覺得有點難過。但我不管仍然是持續的為自己禱告,不斷的求聖靈充滿,也求神光照 我,讓我看到我身上任何攔阻聖靈進入,那些隱而未見的罪。

  但除了耳邊的哀鴻遍野,我看到的只有一片的黑暗,沒有任何的記憶片段和畫面出 現,就在這時,我突然覺得,我好孤單,我好寂寞,我不想要一個人,我就哭這跟上帝說「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只有一個人!你不要不管我!不要丟下我!我不要 只有一個人!」這時我也意識到,在我內心深處,我真的很害怕孤獨、害怕寂寞、害怕自己面對所有的事,所以我開始放聲大哭,雖然還是沒辦法像小時候那樣,拼 生命在哭,但在之後,我仍然感到很大釋放,有一種掙脫綑綁、掙脫束縛的感覺,在第三天,我也開始有一種回復到起初,那種願意服事神、服事人的感覺,覺得心 是開闊的,而禱告中也不再只有求主幫我,而是開始渴望能更多的經歷神,也開始有許多人的名字出現在我的禱告中,有種復興的火被點燃的感覺,而這就是我一直 渴求的,因為我不想當被神吐掉的溫水,我想當能炙熱人心的熱火,感謝神,讓我再次有了這樣的意念,真的非常感謝神!

  而另一件感謝神的事, 就是神派了個心志較為軟弱的室友和我同寢,使我能靠著神的剛強來幫助她、給她安慰,而且因為她身上的問題,也巧好是我正面臨的問題,所以當我對她說出了一 堆我以往說不出的智慧的言語時,也等於直接對我自己說,所以我再說的時候,我自己是感到非常吃驚的。雖然剛開始我希望的是有許多人可以同房,可以彼此分享 並有人來幫助我的房間。但感謝神,在這種並非我期待的安排下,讓我成為別人的安慰者、幫助者。這也應了歷屆小組長說的「越服事越甘甜,並且更蒙福也更有力 量」

感謝神,拆毀了我臉上隔斷神和人的面具
感謝神,推倒了我心中圖增恐懼害怕的牆
感謝神,點燃了我對神對人對自己的熱切
感謝神!將一切榮耀頌讚歸給在天上的阿爸父

==================================================================================

其實這是我營會的見證啦!
偷懶所以就整個放上來
但仍然想要分享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夢境中的歡笑 現實中的淚水

熊熊⊙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