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和獎項搭不上線
但能完成一篇故事
是種幸福
分享給大家
也請不吝指教^^

============================================

序、

從未想過,一個小小的決定,會讓我的人生有如此大的變動!從那一刻起,我的生命不再一樣,經歷的一切如夢似幻,卻真實的刻劃在我的記憶中、腦海裡…甚至我身體的每一處感官。若能,我或許會選擇從未做出這樣的決定!但事實上,這個決定,卻是開啟我絢麗人生的一把鑰匙!所以,若時光迴轉,在那個滂沱大雨的夜晚,我仍會選擇走入那顛覆我人生的地下道。


一、地下道

那原是個平凡無奇的星期三晚上。

和同事們聚完餐回家的路上。
「淅瀝…淅瀝淅瀝…轟隆…轟隆…嘩啦嘩啦……」
突如其來的暴雨,伴隨著雷轟閃電,如瀑布般傾洩而下…
「啪躂啪躂…啪!躂!啪!躂!」
驚慌失措的我,沒多加思索就直接往前方出現的地下道衝去。

「天哪!全身溼!」擠了擠被雨水打溼的衣服。
「應該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人吧!」
我一邊四處觀望,一邊走下階梯。
「嗯…路標在…嗷嗚!超火辣的耶!」有件黑色的半罩式胸罩被丟在階梯的邊緣。
「等一下應該不會有什麼養眼的吧…呵…」真是讓人害羞又期待!
「啊!有了!」叉路前的牆上標示著方向。
「嗯…往小巨蛋是這裡…」隨著地下道的指標看了看前面的分叉路。
「還好這裡的燈很亮…」不然還挺可怕的!
我一邊小心地注意周圍的環境,一邊往指標的方向走去。
已經很久沒有走地下道了!沒想到整理得還不錯,還算乾淨…除了剛剛的火辣內衣…呵…
轉個彎,又往下走了一層。
「咦?」好像有人在那裡!他前面擺著一些物品,應該是要賣的,但這裡幾乎沒什麼人走的吧!?誰會想得到在這種地下道賣東西啊?
看起來是睡著了!
我放慢了腳步,免得吵醒他…
哦!是賣飾品的啊!
我悄悄地經過他的攤位。
「小姐!要買個戒指嗎?」他的聲音突然響起。
「呃…我吵到你啦?」我心虛的看來他一眼,是個年輕的男孩,樣子看起來大概才大學畢業吧?
「小姐!要買個戒指嗎?」他對著我微微的笑了起來。
啊啊!雖然長得白白淨淨,五官沒什麼殺傷力,但笑起來還真好看!讓我也不自覺的微笑了起來!
「你這麼晚在這裡擺攤啊?現在應該沒什麼人吧?」嗯…平時應該也是…
看了看他攤位上的飾品,每個都很別緻。
「我只賣有緣人!無緣的可是買不到我的東西的」男孩繼續笑著。
「這樣啊…這是自己做的嗎?」我邊隨口問著,邊拿起一枚戒指;戒指上面只有一片葉子,隨著手的晃動,葉子像一艘船在戒指上面搖晃浮沈。
「小姐真有眼光!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妳手上拿的叫做同舟共濟,如果邊搖晃它邊許願,就會出現願意幫助你的人哦!」男孩對著我笑了笑。
「啊?怎麼可能?」我看了男孩一眼,然後對著戒指邊搖晃邊說「我希望有人可以送我一支傘」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戒指,低著頭繼續看著其他的飾品。
「那這個呢?這個叫什麼?」我指著由一堆大大小小鏤空的星星串連而成的一對星型耳環,在燈光照射下,它不停的閃耀著光芒,好美!
「這叫做許願之星,戴著它在星空下許願,如果它能隨著星空一起閃爍的時候,願望就會成真!」男孩仍舊一臉笑意的解說著他的飾品。
「所有的願望?」我看了看他,不可思議的再看看那對耳環。
「是的!譬如說希望可以讓人請吃一頓好吃的!或是…得到一把雨傘!」男孩不經意的往我來的方向看去,但我並沒有特別在意。
「願望成真啊…」如果是能讓我的夢想成真的話就更好了;總覺得願望只是一時的滿足,而夢想才是真正可以改變人生,可以達成目標的一種…希望!
「但是這個並不適合妳!」男孩看著我,仍舊笑著。
「為什麼?每個人都希望願望成真吧?」我奇怪的看著他。
「因為妳現在心裡懷抱著的」男孩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不只是願望,而是夢想!」男孩再度勾起他好看的嘴角。
我震驚的看著他「你怎麼會知道?」不自覺將疑問脫口而出。
男孩看了看我,突然又笑了起來,突然覺得他的笑臉有點討厭。
「因為我是學心理的,而且耳針式的耳環真的不適合妳!」
聽到他說的話,我摸了摸藏在長髮下,沒有耳洞的耳垂。
「你的眼睛還真利!」我小聲的嘟囔著。
「就說我是學心理的,觀察是必備的一項技能」男孩繼續笑燦如花。
嘖!真刺眼!
「那你說我適合什麼?」我繼續掃視著前面擺著的飾品。
突然眼前出現一枚小巧的戒指。
「這個!我覺得這個最適合現在的你!這是可以實現夢想的哦!」男孩微笑的把戒指湊得更近。
「實現夢想?」我接過戒指仔細的端詳「那它的名字是…」它的上面裝飾著一個小小的漩渦,然後旋渦上交疊著一對小巧的翅膀,旋渦和翅膀都是鏤空的,很可愛又特別。
「夢想之戒!」
「夢想…之戒…」真的很美,雖然只是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它的圖樣,但是從旋渦到其上的翅膀,就像是可以乘著風向上飛騰似的,非常的夢幻又誘人。
「戴戴看呀!戴戴看才知道喜不喜歡啊!」男孩笑著催促著我。
戒指像是有魔力一般,讓我不自覺的將它戴上…
一戴上,突然有一陣風迎面吹來,戒指上的翅膀好像隨風開始舞動一樣,還帶著一點閃爍而炫目的光線!我驚訝的抬起頭看向男孩…
「你這是幹嘛?」
我一抬頭就看到男孩嘟著嘴拼命的吹向我手上的戒指,然後另一隻手還很忙碌的拿著手電筒照啊照的。
「嗯?」聽到我的疑問,男孩停下動作看向我「在展示給妳看它特別的地方啊!」
「特別的地方?」我覺得你比較特別…幹嘛在我一戴上就”展示”啊?害我以為!害我以為…
「這戒指特別的地方」男孩自顧自的解說…還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就是上面有製作一個特別的氣室,當風一吹進氣室時,上面的翅膀會因為氣室裡空氣的迴旋而開始動起來!有點風車原理,很特別吧!我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設計出來的哦!」
嗯…確實是挺厲害的…
「那手電筒又是做什麼?」指了指他手上的手電筒。
「因為我故意在戒指的表面磨一些光滑的小圓點,當翅膀開始動的時候,再搭上一點光線的折射,看起來就像是閃閃發亮的翅膀,很厲害對吧?」男孩再次對著我展出他大大的笑容。
我看著他臉上一樣搭載著有點刺目的笑容,以及期待著什麼的眼神。
「嗯!對…很厲害!」嘖!要得到稱讚就是了!果然還是個孩子。
「是吧!是吧!如何?喜歡嗎?喜歡的話我可以算便宜一點給妳哦!」男孩繼續笑著。
「嗯…」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真的很漂亮,可是剛剛吃的那一頓飯也花了我不少錢,不知道還夠不夠。
「你這多少錢?我看我錢夠不夠…」我打開包包,拿出錢包。
「一定夠!」就見男孩在計算機上按了幾下,接著就笑著回答我「這枚戒指原本一千…打完折…算妳791元!」
「啊?怎麼這麼奇怪的數字?」我拉開我錢包的拉鍊。
「哈哈…我喜歡與眾不同」男孩笑著回答我。
「是是是!」我邊回答,邊算著我錢包裡剩下的錢。
「你真的很特…別…咦?」我驚愕的抬頭望向男孩的笑臉「剛好791…」
「太好了!」男孩眉開眼笑的回答「我就說一定夠的嘛!」
我愣愣的看著他彎下腰,從地上的箱子裡拿出一個戒指盒,和一個小紙袋。
「妳戒指要幫妳裝起來還是直接戴著?」男孩看了我一眼,但我還沒辦法從震驚中回神。
「看來妳是要直接戴著走囉!」
看我沒有反應,男孩聳聳肩將戒指盒放進小紙袋裡,然後從一個小盒子裡拿出一疊小卡,翻找了一下,從中抽出一張也放入小紙袋裡,接著把紙袋上的小緞帶綁成一個蝴蝶結,遞到我的眼前。
「來!這是妳夢想之戒的盒子!戒指有一次免費維修的機會,裡面我放了一張配戴戒指的注意事項和保養說明,背面有我的名字和電話,有什麼問題可以打電話給我!」
我默默的接過袋子,再次看向男孩,然後將我錢包裡剩餘的791元放到他的手中。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有緣再來!」男孩笑著,並且有禮貌的跟我躹了個躬。
「嗯!謝謝!」雖然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也許這是巧合吧!對!就像他說的,是緣份!嗯!就是這樣。
我轉過身,準備要離開時。
「小姐!等等!」男孩叫住了我「回去一定要記得看說明書哦!」
「哦!好!會的!」
「還有!妳剛剛對同舟共濟許的願望,是真的會實現哦!那先這樣!Byebye!」男孩笑著回答,然後跟我揮了揮手道別後,坐回他原本的位子,再度閉上眼睛睡覺。
「Bye…」揮手道別後,我看了看手上的袋子,不再多想什麼,就轉身離開。

「希望雨別再下了!不然真的要等到雨停了!怎麼會沒帶傘呢…」我邊慢慢的走向小巨蛋出口的方向,邊自言自語著…
突然後面響起了腳步聲,聽起來腳步有點急,還有喘氣聲…
哦!拜託!不會是什麼變態吧!
我開始繃緊了神經,並默默的加快了腳步,就在我快步走到出口,一口氣要往外衝的時候。
「薇馨!」一個略顯熟悉的聲音。
「咦?李仲賢?你怎麼在這裡?」呼~還好是認識的「你不是先走了嗎?你也來躲雨嗎?」看著他微喘著走向我。
「我原本是先走沒錯,可是突然想到妳說要自己走回家!一個女孩子家,已經過12點了,還是有人陪著比較好;結果看到妳時剛好下起了大雨,看妳沒命似的衝進地下道,想妳肯定是沒帶傘!所以我就先去買了傘才下來找妳!」李仲賢舉了舉手中的傘。
我看著他手中的傘,上面還掛著牌子沒拆,再看看李仲賢溫和的笑臉。
『妳剛剛對同舟共濟許的願望,是真的會實現哦!』男孩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
「真的實現了…」我看了看手上的戒指,開始對它有點期待。
「嗯?妳說什麼?」李仲賢低下頭想聽清楚我說什麼,但…
「太近!太近!你靠太近了啦!」近到我都看到他長長的睫毛了!可惡!比我的還長!
「啊!抱歉!是我失禮了!」李仲賢忙不迭的站直身子,而且看來有些許羞赧和不自在。
怎麼辦?好想笑!手足無措的他還挺可愛的嘛!雖然不是長得特別帥,甚至有點老實平庸,對人也總是非常溫和有禮,但有時候工作起來又是異常嚴肅謹慎,所以他這個樣子還第一次看到,好新鮮啊!
「妳笑什麼?」李仲賢皺了皺他的眉頭盯著我看。
「咦?」我摸了摸臉「我笑出來啦?哈哈…」我果然不太能克制我的表情「抱歉!抱歉!你這樣子還是第一次看到,覺得有趣就是了!是我不好!抱歉!呵呵呵…」我捂著嘴,盡量克制自己不要笑出聲。
「哎…沒有!是我剛剛靠太近讓你不自在,是我不好」李仲賢低著頭,有點懊惱的樣子。
「唉呀!沒有啦!只是突然被你特大號的臉嚇到而已,沒關係的!」看著他還沒辦法從他自以為嚴重的錯誤中走出來,我趕緊轉移話題「所以你那把傘是要給我的嗎?」我指了指他手上的傘。
「嗯!是的!」見我轉移話題,他也立刻順著我的話把雨傘遞上「給妳!」
「謝謝!」我接過傘,看了看外面「雨好像小了點了!」
「嗯!剛買完傘時是有轉小,但怕還是會轉大!所以我還是盡快送妳回去吧!」
「好哦!」看了一下李仲賢「那就麻煩你了!」


二、夢想之戒

回去的路上,李仲賢只是默默的跟在我的身邊,彼此沒有特別的交談。
喝完了路上他為我買來的溫熱薑茶,也剛好到了我家樓下。
「到了!謝謝你陪我回來!」
「不客氣!女孩子家還是小心點好!那我們明天公司見!」他說完對我笑了一笑,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明天見!」我對著他說道。
他沒有回頭,就只是舉起手揮了揮,轉了個彎,離開我的視線。
看著已經沒有他的身影的前方,我嘆了口氣轉身進門。
其實心裡多少有點期待他能再回頭對我笑一下的…

迅速的洗完了熱水澡,把疲憊的身子用力的丟到床上。
「啊~~」我望著天花板,想著這間稍嫌破舊的房子。
「算了!窮到只能住在小小的頂樓加蓋,每個月要幫媽媽付醫藥費就讓我透支了,不管嫁到誰家都是負擔,我還是不要肖想了!」
側過身,突然瞥見手上的戒指。
「夢想之戒啊…」真希望有個人可以愛我、關心我,真希望…那個人…可以有那麼一個人…
我再次輕輕的吹向戒指「欸?動了」我邊吹,邊舉起手對著燈光「剛剛都不動,現在終於動了!一閃一閃的!真的好美!」
「啊!說明書!」轉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算了!2點了!明天再說!」
我又倒回床上,關了床頭燈,接著我就沈沈的睡去。

在夢裡,我夢見了李仲賢,他對我說他喜歡我,然後低下頭吻了吻我的唇,接著輕輕的將我擁入他的懷中…
啊…好幸福!真的好幸福!他的懷抱好溫暖好溫暖!甚至令人覺得炙熱…
熱得我都要冒汗了…不對!是都在冒汗了!
嗯…好像真的在冒汗了!
而且開始覺得身體有點溼溼黏黏的…
「嗯…好熱…」
在夢裡,我用力的想推開他,可是雙手卻覺得無力,連推的力氣都沒有。
我無力任由他繼續抱著我,雖然真的熱到我想踹人,但現在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
突然,我額上傳來一陣沁涼,在夢裡一直抱著我的李仲賢,終於緩緩的鬆開了我。
「薇馨…」
他輕喚著我的名字,接著他輕撫了一下我的臉頰,輕輕的烙下了一個吻在我的唇上。
溫柔輕緩的吻,讓我不自覺勾起了我的嘴角…
真的感覺好幸福…
接著…我跌入了黑甜的夢鄉。

不知睡了多久,久到開始讓人覺得不安…
驀地我從床上坐了起來。
「天哪!幾點了!」轉頭一看「天哪!11點了!媽!」
我衝出房門「媽!妳怎麼沒叫我!」
「有啊!叫了妳好幾次了!」媽媽安然的坐在沙發上,手上做著簡單的家庭代工
「真的嗎?」我在一旁坐了下來。
「應該是因為妳發燒到不醒人事吧?」媽媽空出一隻手探了探我額上的溫度。
「嗯…有退燒了!」縮回手,繼續做著代工「電鍋裡有粥,妳先吃一點!」
「嗯…」我摸了摸自己的頭「發燒啊…」
添了一碗白粥,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突然想到雖然快中午了!但還是打個電話到公司好了。
「我先打個電話去公司請假!」站起身要走回房間。
「哦!有個李先生說會幫妳請假!」媽媽突然冒出一句。
「啊?李先生」轉過身,疑惑的看著媽媽。
「妳早上手機響個不停,幫妳接起來是一位李先生打來的,我告訴他你發燒了,所以他說會幫妳請假,要妳好好在家休息。」媽媽頭也沒抬的解釋著。
「哦…」應該是李仲賢吧?「好!那就好!」我走到沙發上坐下。
「妳啊!昨天下這麼大的雨,妳又這麼晚回來,會感冒發燒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妳還是要記得打個電話跟人家李先生說謝謝!他還不到8點就打電話來關心妳呢!」
「是哦!」想不到他人這麼好「我晚點再回電給他!」
「嗯!流了一身汗一定不舒服吧!妳先去沖個澡吧!」
「好…」

轉開水龍頭,任由洗澡水流洩在我的身上。
微熱的溫度,讓我想起了昨夜夢裡的情景,臉不自覺的又熱了起來…
又想起昨晚李仲賢溫柔的舉止,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怕我著涼而買了一杯熱薑茶讓我袪寒;在雨中奔走買傘,只為了不讓我再淋到雨;明明已經離開了,卻又折回來要送我回家,只因為…我是個女孩!?
想到這裡,我開始莫名的感動了起來…這不就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嗎?
從小,爸爸就因為工作常常不在家;後來在我15歲那年爸爸因為工地意外而過世,所以家裡只剩我和我媽兩個人相依為命。我媽向來身體不好,所以家裡大大小小的事都由我包辦;無論打掃、換燈管、修櫃子、搬重物,都是我的責任。雖然媽媽也常會覺得捨不得,但是有什麼辦法?家裡沒有男人,不就只能自己變成男人來承擔一切嗎?這麼多年來也早就習慣了!
但,過了30歲後,開始希望家裡有個男人,希望有個男人可以幫我修電腦,可以幫我搬整理箱,可以幫我裝我總是搞不定的網路線,可以…可以疼愛我…知道我是女孩…
『薇馨…』
耳邊響起來昨夜夢裡,李仲賢呼喚著我的聲音,和溫暖的懷抱…雖然只是夢,但感覺卻是如此真實,甚至連…
我摸了摸我的唇…
甚至連昨夜夢裡唇上的溫熱,都是那麼真實的殘留在我的唇上…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關上水龍頭,將衣服隨意的套在身上,走回房間,再次躺回稱不上舒適的床。
是啊!愛情什麼的不用再想了!現在我要的不是愛情,而是金錢,能夠舒緩我們經濟困頓的金錢…我現在的夢想應該是能夠升遷,或是有一份更好的工作;然後能換間好一點舒服一點的房子,讓媽媽不用再每天爬這麼高的樓層;然後能買一輛可以代步的車,然後…然後…
想著想著,我又睡著了,入睡前,我隱約看到夢想之戒又再舞動翅膀,好像在告訴我,剛剛夢想著的事,都會實現…

入睡後,我又再次進入夢的世界…
這次夢裡沒有李仲賢,而是我現在部門的課長;他好像正在被經理訓話,訓得他臉一陣青一陣白,好不難看;接著經理對著他揮了一揮,他就臉色難看的走出來,走出來時對我指了指經理,示意要我進去;當我一走進去,就看到原本臉色難看的經理,突然笑逐顏開的的拉著我的手,拍拍我的肩,好像在讚賞我做得很好還是什麼的,總之他很開心就是了!然後他搭著我的肩走出辦公室的門,對著辦公室的同仁說了些什麼,同事們就開始開心的對著我鼓掌,然後拉著我將我拋高高…一直拋…一直拋…
「磅!」一個重物墜落的聲音。
緊接著是從尾椎,到腰椎,到肩膀,到後腦勺的劇烈疼痛。
「呃啊……好痛…」我墜樓…不我墜床了!痛死我了!
「怎麼了!好大一聲…」媽媽開門進來「妳幹嘛坐在地上?」媽媽不解的問到
我痛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一隻手搓著後腦勺,一隻手搓著屁服,然後一邊哀哼著。
「妳摔到床下啦?」媽媽語氣平單的猜測著。
「嗯哼哼…嗚…」好痛啦!眼淚都流出來了。
「也不小心點」媽媽仍舊淡定的說著「等下不痛了就出來吃飯吧!已經6點了!」
媽媽說完就轉身離開房間,完全沒有要來救我的打算。
嗚嗚嗚…果然還是有個男人來愛我比較好…

吃完晚飯,才突然想到要回個電話給李仲賢,但是想想明天去公司就會碰到面了!應該不差這幾個小時吧?所以就暫時拋開了這件事,繼續和媽媽邊看電視,邊做著家庭代工;然後到了11點,收攤回房休息。

隔天,一早到公司,椅子還沒坐熱,隔壁部門的同事就跑了過來。
「薇馨!薇馨!大新聞!大新聞!」
大家公認的報馬仔業務部的陳蓮茹一臉有什麼天大消息的表情,興奮的看著我
「妳昨天沒來真的是太可惜了!」
「哦?怎麼說?」哎…八卦!我實在沒什麼興趣…
「昨天妳們部門的楊子傑被經理削了一大頓,然後當著大家的面被趕出經理的辦公室!」
楊子傑,是我們部門的課長…出現在我昨天夢裡的課長…
「怎…怎麼會?」太過意外的巧合,讓我差點咬到舌頭。
「聽說是之前他在製作專案的時候,偷偷挪用了公款…那時候妳不是常在喊說怎麼預算和實際的支出不符,案子差點被斷頭嗎?原來那是他做了假帳,偷偷挪用了公款,結果現在被審查部門的人發現了!除了被革職,現在可能還要面臨被告的處境了!」
「怪不得…」怪不得那時我們一直想向會計部反應預算不足,要提出增補預算時,楊子傑一直強烈反對,甚至差點和大家鬧翻,就是不讓我們提出申請,原來就是因為不讓人發現錢被他坑了!
「所以啊!現在大家都再看,接下來會是誰來接他的位子,因為他的位子其實還挺熱門的,薪水也不錯!真搞不懂薪水都那麼高了,幹嘛還挪用公款啊?」
聽著陳蓮茹在那裡東拉西扯,又想到昨天夢裡發生的事,該不會…該不會…
「薇馨!薇馨!」陳蓮茹推了推我「妳電話在閃啊!」
我抬頭一看…是內線…我有點緊張的接起了電話。
「薇馨!進來我辦公室一下!」
對方收了線後,我有點遲頓的慢慢把電話掛上。
「誰啊?」陳蓮茹一臉好奇的問著。
我站起來,整了整衣服皺折。
「是經理」語畢,就丟下一臉驚訝的陳蓮茹,直挺的走到經理的辦公室前,敲了門走進去。

當我走出辦公室時,我呆愣的抬起帶著夢想之戒的手,讓戒指出現在我的眼前。
是真的!這個戒指能讓夢想成真是真的!那個男孩說的話真的是真的!
我激動的走回位子坐下,試圖讓自己的情緒能平穩一點,但是好事的同事們全都圍了過來,你一句我一句的問著經理到底說了什麼。
「薇馨!快說!」
「對嘛!到底經理說了什麼啊?」
「啊呀!妳幹嘛不說話!」
「對呀!急死人了!」
「快點啦!」
「薇馨…」
「薇馨…」
「薇馨…」
「大家安靜!」經理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眾人立刻靜默,然後乖乖的看向經理。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之前楊課長做出了傷害公司和客戶,以及同仁們對他的信任的錯誤決定,所以昨天他已經正式向公司提出離職申請,而公司也已經批准了!並且公司也會針對楊課長對公司造成的傷害進行評估;在查清之前,公司會保留對他的法律追溯權,評估結束後,會即刻向他提出正式的訴訟。而在此,本人謹代表公司的立場,再次提醒各位同仁!公司的利益,就是同仁們的利益,也就是大家的利益,若是有人因為個人的利益,而損害了大家的利益,公司是不會袖手旁觀的,也請同仁們能更加的謹慎行事和做決定,並且也能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來成為公司的眼睛!一起來守護公司和同仁們所共有的貴重資產!」
「啪啪啪…」掌聲此起彼落,不得不說經理真的挺會說話的…
「再來!」經理舉起手示意大家安靜「就是楊課長離職後,這個職缺的問題;經過昨天公司內部審慎的評估,以及多年來部門的觀察結果,從各位同仁中挑選了一位最佳的人選出來,承接這個重要的職務;這位同仁,在進公司至今的工作中,每每都有優良的表現,也多次在評鑑中得到不錯的分數;再來就是這次楊課長事件中,雖然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因為受到楊課長事件的影響下,仍然能在短缺的資源中,完成重要的任務,使整個企劃部門並未因此受到嚴重波汲;所以公司要特別拔擢這位優秀的同仁,來接替課長的空缺,而這位同仁就是…林薇馨!來!林薇馨課長!來跟大家說幾句話吧!」經理朝我招了招手。
我緊張的走到經理的身旁,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同事。
「嗯…真的非常感謝公司願意給我這個機會,我會好好努力,好好表現的!謝謝大家!」
我深深的一躹躬,除此之外,我真的找不到其他能表達我心中的感激。
現場一陣熱烈的掌聲和尖叫聲,叫得我頭昏眼花,也整個飄飄然…真的就像夢一樣…只是這個夢是真實的。
我再次看向我手上的夢想之戒,然後輕輕的烙下一個吻在上面,然後開開心心的接受同事的祝賀,並且在同事的協助下,將辦公桌整頓了一下,然後以課長的身份,正式上工。

夢想的實現,希望的達成,讓我在此時此刻,有說不盡的喜悅和滿足,甚至覺得璀璨的未來已經在不遠處等著我了!!

但當時我不知道是,此刻的我正一步一步的邁入一灘難以脫離的泥沼之中…


三、變型

接下課長職務的一週以來,讓我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就是…
新官上任三把火果然是真的,但是三把火燒完了,就沒火了。
前三天,原本還能火力全開的處理案件,但到了第四天開始,開始有點油燈枯竭的感覺,到了第五天,我已經開始希望這一切不曾發生。
「天哪…」我趁下午辦公的短暫空檔,買了杯咖啡,跑到員工餐廳稍微休息一下。
還好現在已經星期五下午了,如果現在還只是星期一,我一定會想立刻跑到頂樓,然後從上面朝著下面的車陣大吼一番,好緩解我一時難以適應的沈重壓力。
我整個人趴在桌上,一手枕著頭,另一手把玩著咖啡杯。
嗯…能有這樣短暫的悠閒真好,真的很想就這樣睡下去,好累啊!
「薇馨?」一個熟悉的男聲在我後方響起。
我立刻坐起來。
是李仲賢。
「妳怎麼趴在這裡?不舒服嗎?」
看著他仍舊掛著一臉老實無害的笑臉看著我。
「沒有啊!休息一下而已。」有點無力的用一隻手撐著我的下顎。
他笑了笑「妳對面有人坐嗎?」指著我對面的空位。
「沒!請吧!」擺出了個請的手勢「啊!或是你有看到誰坐在上面?」
我故意表現出害怕的表情,有意無意的想逗逗他。
「是沒有。」他完全忽略了我設計的話題,直接坐了下來。
「你呢?你來幹嘛?不會是來監督我有沒有偷懶的吧?」對於他的忽略,讓人有點沒好氣的回應他。
「我?我在等人,等設計部的來跟我對商品資料。」他對著我笑了笑,仍然不在意我的無理。
「哦!」
修養好的人還真是了不起呢!可以完全無視我的冷嘲熱諷呀!
「哼!」
「哼?」李仲賢疑惑的看著我。
糟糕,不小心把心裡想著的狀聲詞拿到現實中演出了!
「沒事!」我撇開了頭看著窗外,然後有一下沒一下的喝著手中已經微涼的咖啡。
「妳…身體有好點了嗎?」他突然打破了寂靜問道。
「身體?」
「妳上星期不是發燒嗎?我打了電話是妳母親接的電話。」
「當然!不然就不會坐在這裡被你看了!哦!還有謝謝你那天幫我請假,原本隔天來要跟你說謝謝的,結果…你也知道我職務有調動,所以一直抽不出時間去親自跟你說謝謝!」
「不要緊的,看妳最近都有來上班,所以想說應該是沒事了!只是看妳現在臉色不是很好,所以還是問候妳一下。」
臉色不是很好?
「李先生!」有點惱人的看著他「你難到不知道說人家臉色不好,會造成有如鐵口直斷般的連鎖效應嗎?」
「鐵口直斷?」明顯看得出來李仲賢的臉上多出了一股興味兒。
我翻了翻白眼。
「就是說呢!當有人跟你說『哦!你的臉色好差!』之後,你就會開始擔心自己到底臉色差在哪裡?就算你自己看不出來,也會開始覺得焦慮,開始想東想西,然後開始無法集中精神,做事也開始失去效率甚至常出錯,接著就會開始被老闆罵、長官盯;導致原本臉色也沒太差的人,最後臉色像大便一樣差!」再次看向李仲賢欠揍的無害笑臉「這就是鐵口直斷式的連鎖效應!這樣您懂了嗎?李先生?」
最後用一個極度虛偽的笑容,對著李仲賢嫣然一笑當做結尾;然後繼續撇開頭看著窗外。
在一陣靜默之後,突然出現一串爆笑。
「哈哈哈…薇馨!妳的觀點總是這麼與眾不同!真的是非常有趣的一個人呢!」
我有點傻愣的看著眼前這位笑逐顏開仁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開懷,而且現在他的眼睛非常、非常、非常直率的盯著我看,看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但,又有股說不出的甜蜜感。
「薇馨!妳臉有點紅啊!還好嗎?」李仲賢的問話,喚醒了沈浸在紛亂思緒中的我。
「嗯?」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有嗎?」
「不會又發燒了吧?」李仲賢伸出手覆上我的額「咦?好像真有點燒!妳要不要直的回去休息啊?」
李仲賢縮回手後,用非常擔心的表情看著我。
「不…不用!」太害羞了吧!他…他…他…他直接摸了我的額頭啊!
「好像又更紅了!我看妳還是趕快請假回去休息吧!免得又…」
李仲賢話還沒說完,就有個甜膩的嗓音從遠方傳來。
「仲賢先生!」
我們同時抬頭,看到一個身形妖嬌,裝扮得性感動人,臉上掛著可以殺死千千萬萬少男、中男的笑臉,朝著這裡走來。是公司公認的萬人迷—娜娜李…嗯…她喜歡人家這樣叫她,說這樣比較國際化。
「娜娜!」我喚了一聲,成功的取得了娜娜李的焦點轉移。
「啊~馨馨~妳也在這裡啊?」李娜娜輕快愉悅的走了過來。
「妳也和仲賢先生約嗎?」她找了個李仲賢身邊的位子坐了下來。
嘖!這對”璧人”…真讓人看得有點刺眼。
「沒有!碰巧而已」我沒好氣的回應,然拿起沒喝完的咖啡一飲而盡。
「你們慢聊吧!我先走了!」說完,我立刻起身閃人。
走沒幾步,就聽到後面的李娜娜傳來嬌嗲的聲音。
「她怎麼好像心情不好啊?」
還不是因為妳!臭娜娜!
「嗯…大該是因為我說她臉色不好吧!」
哼!也是因為你!李仲賢!
「有嗎?剛剛我看她臉色紅潤光澤,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什麼喜事呢!」
喜事?!
我猛一回頭,就看到李仲賢和李娜娜往我這裡看過來,但我的眼卻自動與一臉認真的李仲賢四目相交。
驀地,我感覺到我的臉好像真的要燒起來了!我立刻把頭轉回來,然後倉慌逃逸。
天哪!天哪!剛剛那個四目相交,好像讓我明白一件事情—我喜歡上李仲賢了!
這個想法讓我顧不得形像的跑回辦公室,然後立刻簽了張請假單遞給經理,接著我就搭上市區特快車—小黃計程車,直奔我的避難小窩。

回到家後,我直接窩進房裡,躲在被窩中,開始回想起整個經過。
「天哪!怎麼會呢?現在我明明還不適合談戀愛的嘛!怎麼心就這樣陷落了呢?」
我用手摀著臉,害羞的在床上翻來滾去。
「嗯哼哼!林薇馨!妳到底怎麼了嘛!」
明明現在的情況是不允許我談戀愛的!應該要先把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丟開的…
夢想…夢想!!
我立刻將夢想之戒放到了眼前。
「我不是還有它嗎?可以讓我的夢想成真的戒指啊!」
之前工作升遷的夢想都順利達成了!雖然現階段還沒辦法換新房子,買車子,但是等工作一穩定,我就能餘裕去計劃這些事了!而感情…
我再次看著夢想之戒。
「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希望李仲賢可以到我身邊來,能夠喜歡上我…」想起今天坐在他旁邊的李娜娜「然後希望他身邊不會再出現除了我以外的其他女人!」然後也沒有其他的女人跟我搶他,他也只在乎我一個人!
我再度以口,吹動了戒指上的翅膀。
但這次有點不同的是,戒指上的漩渦圖樣也開始轉動了起來!
「咦?漩渦也是會轉的嗎?第一次看到耶!」我又吹了幾下
該不會是升級版的吧?讓我的夢想能夠更快實現!
想到這裡,我又更用力的吹了幾下,而漩渦也更快的轉動著…
「拜託!夢想之戒!讓我的夢想,讓我一切願望都能實現吧!」
對著它祈禱了一下,然後等待它緩緩的停下來。
但當它一停止轉動時,我發現戒指好像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
「奇怪?這翅膀以前是長這樣的嗎?」我看著翅膀上銳利的線條。
是怎麼了嗎?怎麼會變這樣?還是是我記錯了?
「嘖!算了!應該是我記錯了!反正只要它還能轉動,我的夢想就會繼續實現的呀!」
想到這裡,我就安心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又再次跌入了奇幻的夢境之中。
這次夢裡,不只是李仲賢,連李娜娜、吳品妍、廖怡貞、謝之霖…這些部門裡所有的女生,都出現在夢中;而夢裡的我一步步走向這些女孩子們,然後我伸出手對著她們;接著把手一抓,李娜娜不見了;又是一抓,吳品妍不見了;隨著我一抓一放,在夢裡的女孩們都一個個的不見了,最後只剩下李仲賢用一臉憂傷的神情盯著我不發一語;接著夢裡的我一步步走向李仲賢,然後伸出雙臂環住他的腰,頭枕在他的胸口;在他懷中的我看來幸福洋溢,好像掛著甜美的笑容,但畫面拉進,卻發現夢裡的那個我,是用一邪魅的眼神盯著我瞧…然後突然她裂開了嘴,對著我邪惡的笑著!
「啊!」我驚醒「這什麼夢啊?」為什麼夢裡的我會出現這麼邪惡的表情,就好像…就好像…被什麼邪惡的靈附身了一樣,覺得有點全身發軟。
我撫著額頭,發現有點冷涼,而且還冒著冷汗。
「太奇怪了!我還是先去沖個澡好了!」

從浴室出來,我回想起剛剛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然後我再看了一下手上的戒指。
「好像真的有點變型了,我再找時間拿回去給那個男生看看好了!」
想到這裡,我開始翻找當初男孩交待我要好好閱讀的注意事項…
有了!被收在櫃子裡面了,我翻找出來,看了看上的文字:

『妳好!有緣人!
相信妳會買下這枚夢想之戒,一定是因為妳心裡有著美好的夢想等著妳去實現!而這也就是夢想之戒存在的意義!但有些注意事項,請務必遵守:
Ⅰ.請以充滿希望的夢想來餵它
Ⅱ.太多慾望的夢想會使它變型
Ⅲ.如果一變型請立刻與我聯絡
夢幻工作室 藍傑斯 09xxxxxxxx』

我看著上面簡短的文字,心裡升起了一點點的擔憂。
「變型?現在它是不是已經變型啦?可是我哪是什麼慾望啊?應該是我自己想太多。」我故意忽略了上面的文字。
但心底的不安仍舊揮之不去,所以決定還是下星期下班後,再去找那個男孩幫我看看我的戒指。
想到這裡,我就略略的安心的將小紙袋收了起來。
但沒想到還來不及等到我把戒指拿去給男孩看看,夢裡的事情竟然又巧妙的在生活中,真實上演。

星期一當我一進公司,我就強烈感受到氣氛的低糜和沈重,而且一進辦公室也是莫名的低氣壓,甚至有點微微的哀傷?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我到茶水間看到幾位有兩位男同事在那裡,就開口詢問。
那其中一位同事—杜言甫看了我一眼,低下頭不發一語。
另一位王得齊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到底是怎麼啦?為什麼今天辦公室氣氛這麼糟糕?而且很多人請假嗎?怎麼都沒什麼來?」
剛剛欲言又止的王得齊終於開口了。
「其實是妳之前為公司女同事們籌劃的Lady’s Trip出事了!」
「什麼?」我驚恐的看著他。
不可能吧?我不過是做夢而已,怎麼可能…
「昨天聽說她們的航班在回程時遇到亂流,結果緊急迫降在海上,但是目前為止都還沒得到人員獲救的消息!」杜言甫有點氣憤的補充著。
我記得,他的未婚妻是財務部的謝曉芬,這次也有參加Lady’s Trip!
「我的天哪!」我腿軟的扶著一旁的椅子「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怎麼可能?」
「如果不是妳!」杜言甫生氣的抓我的衣領「如果不是妳臨時搞個什麼Lady’s Trip!會發生這種事嗎?而且為什麼妳沒有在飛機上?為什麼妳沒有和她們一起墜海!一起陪葬!」
「言甫!你不要這樣!」王得齊緊張的要拉開杜言甫的手「她是個女的,你不要這樣!」
「女的又怎樣?」杜言甫生氣的將他推開,然後開始抓著我搖晃「我告訴妳!林薇馨!如果妳沒辦法把曉芬救回來!妳也不用想在這世上苟活!」
語畢,他把我用力甩開,就憤憤的離開。
腿軟的我直接跌坐在地上。
「欸!薇馨!對不起!言甫是因為太難過了!妳就不要跟他計較了吧!」
王得齊說完也跟著杜言甫的腳後跟出去了。
茶水間只剩下我一個人難過的攤坐在地上。
對啊!為什麼我沒有和她們一起坐上那架飛機呢?不就是因為就算公司補助了,我仍然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出嗎?
為什麼我要籌劃這樣的行程?不就是希望女同事之間能彼此開開心心的,沒有心結的一起合作嗎?男同事我也計劃了要有個Man Power Trip啊!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種事要發生在我身上?這跟我的夢想完全對吻合呀!
夢想…夢想之戒…夢幻工作室!?
我勉強的站了起來,跌跌撞撞的跑回我的辦公桌,翻找出一張小卡,然後帶著我的手機就衝出去了。
「薇馨!」李仲賢對著我叫道「妳要去哪兒?」
我沒空理會他,我只顧著往外跑!
如果真的是因為我!是因為我摻雜了邪惡慾望導致這樣的事發生,那麼我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我希望女孩們能平安的降落,平安的回到公司,平安的…平安的回到大家的身邊…
我繼續往外跑,一路上與幾個人相撞,雖然痛,但比不上我心裡的痛。
我跑到大馬路上,想要攔計程車,但是怎麼這時連一台車都沒有?
我心急的左右觀望。
這時有一台黑色的轎車開了過來…是李仲賢!
「妳是不是趕著要去哪裡?我送妳!」
可惡!就是因為你!就讓你送我一程吧!
「謝謝!」我一腳跨進車廂。
「去哪?」他問道。
「不知道!」我隨口應著,然後拿出小卡和手機,撥打起上面的電話。
「啊?」李仲賢一臉錯愕的看著我。
「先往前開就是了!」快啊!快接啊!
「哦!」李仲賢不再多說什麼,就筆直的往前開去。
『喂?』通了!『您好?請問哪位?』電話彼端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
「是我!跟你買夢想之戒的!」我焦急的說道。
『哦~~是被雨淋溼的大姐姐吧!怎麼啦?夢想成真要跟我道謝嗎?』
「算是!但是現在有更嚴重的問題…」
『…』電話另一頭突然沒了聲音
「喂?喂!因為問題嚴重了!所以我現在要去找你!喂?你還在嗎?」
『該不會是…』另一頭終於又揚起了聲音『該不會是變型了吧?』聲音透了點無奈。
「對!你果然是學心理的,快!告訴我你人在哪?還在那個地下道嗎?」
『沒有!我現在T大,你直接過來,我會在門口等妳。』語畢,就直接掛了電話。
「如何?」看我放下電話,李仲賢關心的詢問。
「T大大門口。」我閉上眼,心中默默的祈禱,希望一切都來得及。
「我可以問問發生什麼事嗎?」李仲賢方向盤轉了個彎,然後繼續問到
「我可以不回答嗎?」我仍舊閉著眼。
「如果妳不願意說的話。」
他的一句話,讓不得不睜開眼來望向他,而他仍直視前方,以快而穩定的迅度朝T大開去。
「你真的很溫柔。」我淡淡的下了個結論。
他微微的笑了起來「謝謝!」
現在看來,他的微笑真是好看。
好吧!看在他賣笑的份上…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四、命運之鏡

看著李仲賢一臉驚訝,我無奈的笑著「我知道很難以置信,但這一切都真的發生了!」
「所以妳現在…」
「所以我現在希望能彌補我為了夢想成真,而造成的傷害。」摸了摸我手上的戒指「哎…」好沈重。
「那你怎麼不再向戒指許願就好?希望一切都能恢復原狀?」李仲賢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開著車。
「試過了!但是翅膀和漩渦都不再轉動了,只要不轉動,就不可能實現夢想的!」我一隻手撫著我的額頭,另一隻手則放在我的腿上,緊握著拳頭。
突然一隻大手伸了過來握住我緊握的拳頭,我轉頭,李仲賢正非常認真的看著我。
「不要擔心!妳的夢想一定會實現的,如果不能,就換我來幫妳許願!」
他的眼神非常的認真,認真到我快要感動得哭出來了。
「叭!叭!」後面的喇叭聲,驚醒了含情脈脈的我們倆。
李仲賢立刻恢復鎮定的繼續開車,而我則滿臉通紅的望著窗外。
嘖!這麼淡定!該不會是個情場高手吧!哼!不然我怎麼覺得我被吃的死死的。
「到了!」李仲賢輕聲的提醒著我。
「哦!」往趕緊回神,剛好看到站在門邊的男孩「是他!」
我匆忙的下了車,跑到藍傑斯身旁「嗨!我到了!」
「嗯!我知道」他越過我看身後的李仲賢「他要跟來嗎?」
我回頭,李仲賢正好走了過來「要我陪妳進去嗎?」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藍傑斯。
「嗯…」我看了兩人,然後對著藍傑斯問道「他可以陪我嗎?」
「不是不行,只是大門前不能停車,可能要先請他去找停車位,等一下再進來找我們。」藍傑斯拉開了他看似燦爛的笑容。
「哦!好!仲賢!不好意思,就麻煩你先去停車吧!你等一下再進來找我。」
「好!手機記得開著!」說完,他快速的跑回車上把車開走。
「他不用知道我們在哪裡嗎?」藍傑斯好奇的看著遠離的轎車。
「他知道我會在夢幻工作室。」我轉身往校園裡走去。
「這樣啊!」藍傑斯沒有往校園裡走,而是往門外樹林裡走去。
「欸!不是在學校裡嗎?你怎麼反而往外走?」我快步跟上。
「我剛剛是說我在學校裡,但沒說夢幻工作室在學校裡啊!」藍傑斯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往樹林更深處走去。
「啊?什麼啊?你這樣太詐了吧!這樣仲賢一定找不到的嘛!」打算要傳訊息給他。
「沒關係!反正依他的智慧,應該是問得到才是。而且接下來我們需要進行的事情,他沒有必要參與!」
「那你又說他來沒關係!」有點微微惱怒的停下了腳步。
「我說不是不行啊!因為來跟不來都跟他沒關係啊!妳不是要救人嗎?妳還不趕快來!」藍傑斯繼續往前走。
「你怎麼知道我要救人?」我驚訝的快步跟上。
「妳這麼著急的打電話來求救,搞得一付人命關天的樣子,那不是救人是什麼?」藍傑斯笑笑的繼續往前走。
「是!您說的是!」
跟在他的後面,默默的想著,他真的只是因為是學心理的關係嗎?總覺得好像不只如此啊!為什麼有時會有那種看透萬事的感覺呢?
「到了!」
藍傑斯突然停了下來,害我差點撞到。
我一抬頭,看到的是一間破舊的小屋子,然後門上掛著用鐵絲纏出的字:夢幻工作室。
「進來吧!」藍傑斯推開門,先一步走了進去。
我跟著踏進小屋。
映入眼簾的,一間掛滿了大小飾品和製作工具的工作室;牆上的飾品跟之前在攤位上看到一樣,看得出來是自己打造出來的,但是做工卻都非常的精細,而且各有特色;也有看到一些未成品還在工作檯上,旁邊放著金工器具。
「這就是你的工作室啊?」我讚嘆的詢問著。
「嗯!都我做的哦!厲害吧!」藍傑斯又是那付要得到我稱讚的表情。
「是!真的很厲害!」這次是真心的「而且真的每個都非常的有特色。」
「當然!我這裡」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可不是空的呢!」
我對他笑了笑,表示贊同。
「來吧!這邊坐」指著工作檯前的椅子,他自己則繞到工作檯的後方。
我依言坐下,然後自動的脫下手上的戒指,放到他的工作檯上。
他一坐下,就把戒指拿到了放大鏡下端詳。
等待了一段時間過後,他下了一個結論。
「果然變型了!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是也足以鬧出人命。」藍傑斯抬起頭來用嚴肅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會這樣?原本都還好好的啊!為什麼…為什麼?」我想起公司那一票女孩們,我幾乎要哭了出來。
「就像我說的,如果摻雜了慾望,戒指就會變型,因為夢想已經因為慾望而變質了!」
「可是!我只是不經意…不經意的出現了這樣的念頭…」我慚愧的無地自容。
「人有時候就是會這樣!當希望和慾望的界線不明時,不小心加了點嫉妒、憤怒、埋怨、甚至貪念,都會讓原本美好的希望,成了只想滿足私心的慾望的。」
「那現在怎麼辦?我現在只希望這一票姐妹們能繼續好好的活著,要我付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只要…」
「包括妳的事業?」他打斷我的話,指了指外面「包括那位仁兄?」
透過窗戶,遠遠看到李仲賢正快步的走來。
我回頭轉向藍傑斯「是的!包括他!我可以放棄他、放棄事業,只希望一切都能回到原點。」我認真的看著藍傑斯。
「好,既然這樣,妳跟我來吧!」藍傑斯站起身來,往後面走去。
我急忙跟上「那李仲賢怎麼辦?你放他一個人在外面?」
「不用擔心,我會有朋友招呼他的!」跟著他轉了個彎「這邊。」
又走了幾分鐘,我們來到一扇門的前面;門框上以潦草的字刻了四個大字—命運之鏡。
「命運之鏡?」我疑惑的看著藍傑斯。
「是的!命運之鏡!這是當我們的作品因擁有者不當的使用,造成了無法補救的錯誤時,設置的一個補救機制。」
「補救機制?」我不可思議的看著那扇古舊殘破的木門。
「是的!等一下妳進去之後,會面對一些讓妳覺得兩難的處境,但是妳只要真實的面對,一定可以完成補救機制的啟動,讓一切因著妳向夢想之戒所發出的慾望,導入正確的軌道。」
「所以…等一下只有我一個人嗎?」我怯懦的看著藍傑斯。
「當然!發願的是妳又不是我!當然只有妳啦!」他為我推開了門「快去吧!不然時間晚了!一切都會無法挽回的。」藍傑斯語重心長的催促著我。
「好的!我知道了!無論如何,都謝謝你能幫助我!」
「不用客氣,我也有點責任,應該要讓妳更謹慎使用的。」
「沒關係啦!反正現在多說無益,能夠把一切的錯誤挽救回來是最重要的!」
我深吸一口氣,然後走了進去,然後回過身要再跟他說什麼時,就看到李仲賢跑了過來,一旁還有一個和藍傑斯長得很像的女孩子擋住他。
「薇馨!」他想推開女孩。
「仲賢!」我扯開我嘴上的弧度,盡量給他有個最美的形像「謝謝你對我這麼好!再見。」
門重重的關上。
還聽得到門外拉拉扯扯的聲響。
「你不要激動!這不會有危險的!她只要撐過這一關,她的朋友們都會有救的!你要相信她!」
接著是一片靜默,我知道他選擇了相信我。
這一個體悟,讓我有了更大的勇氣和決心去面對接下來的關卡。
我抹去不小心流下的淚水,轉過身。
等著我的,是兩面鏡子。
我走近一看,發現上面都標示著一樣的名稱「真實之鏡」
「真實之鏡…?」
正當我將名字脫口而出時,兩個鏡子的鏡面,竟然同時晃動了起來,然後同時,在鏡子裡出現了那個一模一樣的臉孔。
「妳叫我?」兩張臉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現在是怎樣?是白雪公主裡壞皇后的魔鏡嗎?
「不是哦!不一樣!」左邊的鏡子說道。
「那是慾望之鏡!」右邊的鏡子也搶著說。
「是壞掉的鏡子!」兩個鏡子又異口同聲的說著。
「你們!你們聽到得我心裡說的話?」我驚訝的看著兩面鏡子。
「是哦!因為我們是隱藏在人心深處的命運之鏡!」
「所以能聽得到妳的聲音是應該的!」這說話方式和藍傑斯真像。
「當然,因為我們是他設定的啊!」
「嘖!不要亂讀別人的心啦!」我出聲抗議。
「這點我們也有像到他!」
「是說學心理的嗎?」我無奈的回應著。
「沒錯!哈哈哈…」兩面鏡子同時笑了起來。
「呃…好吧!那就任由你們讀我的心了!不過我今天來,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夠啟動補救機制,讓一切我所犯下的錯誤,能得到補救。」
「這樣啊!」兩個異口同聲「那妳就必須要猜出我們兩個,誰才是真實之鏡。」
「咦?你們不都是嗎?」我看著兩面鏡子分別標示著一模一樣的牌子。
「當然不是!」
「我們的本名是命運之鏡,但是其中有一個顯示出來的都是謊言。」
「而另一個顯示出來的都是真實的。」
「但是因為如果兩個都標成謊言之鏡。」
「那可能沒有人會相信我們說的話。」
「這樣我們就無法測試出這個人是否有真心想要面對命運的決心。」
「這樣啊!好吧!那我們就開始吧!」我已經無所謂了!只要能救回她們。
「好哦!那我們就開始吧!」
「等等!等等!我們不用暖身賽嗎?」
「我們又沒有在比賽!」
「但是每次你都得到比較多的票數。」
「那又如何?這一切都是命運啊!」
「但是…」
「我說兩位!」有點無奈的看著兩面鏡子「我現在時間有點趕,可以快點開始了嗎?」
那面鏡子對瞄一眼。
「這個姐姐好像有點兇。」
「嗯!我好怕她會對我們動粗。」
「嗯!那我們開始吧!」
突然兩面鏡子同時放出強光,強烈得讓我睜不開眼睛。
終於在覺得光線漸弱後,我緩緩的睜開眼睛。
一睜開,不再是原本看到的那間放置著命運之鏡的房間。
我站在一間美術館的前面,而旁邊不斷經過三三兩兩的父母和孩子,他們手牽著手往美術館裡面走去;而那些孩子們在經過時,會特別看我一下,然後對我著我說「哦~林薇馨又是自己一個人!好可憐哦!都沒有人陪她!」然後拉著他的父母往裡面跑。
這是我國小時,學校辦的親子旅遊,真時發生過的情景。
我記得當時,我就自己一個想盡辦法的跟著班導師,走著,跟著,就只是為了不想讓自己落單。
「所以那時,妳覺得自己很孤單嗎?」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知道是鏡子在說話。
「那當時妳覺得自己很可憐嗎?」
我靜默了片刻,然後緩緩的開口「是的!當時,我覺得自己很孤單又可憐,很希望有一個朋友能過來牽住我的手,然後願意帶著我和他的父母一起走。」
我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嗯…好…很誠實又坦白。」
「嗚嗚嗚…」
「喂!你哭什麼?」
「沒有啊!就覺得她真的好可憐嘛!」
「也對!如果是像我們這樣的雙胞胎至少不會覺得可憐!」
「咳!」我略清了一下喉嚨,打斷他們的悲天憫人「所以現在是怎樣?要下一題嗎?」
「哦!對!謝謝提醒!」
兩面鏡子又再度放出強烈光芒,但這次我學聰明了,先閉上了眼睛。

但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又是一個另人感到侷促不安的場景。
是我15歲那年父親過世時,我不得以轉學到另一間學校就讀時,站在台上讓老師介紹時的情景。
記得當時老師解釋著我可憐悲苦的身世,然後要同學們好好照顧我時,我從台上看到台下同學們的表情。一個比一個漠然,一個比一個冷淡,甚至有不屑,有在訕笑的…
「那時,我覺得自己非常的無助,而且覺得冰冷,家裡的狀況已經讓我心靈脆弱了!又加上同學們都不怎麼友善,當時真的有想要逃跑的打算,甚至…有想要去死一死的念頭。」
說完,我閉上了眼睛,我不想再回憶起這段慘淡的時光。
「嗯…」
「她把你的問題都回答了。」
「那…」
「就下一題吧!」
「等等!」我出言制止
「為什麼?」
「我想了解的是,為什麼要讓我看這些,我過去覺得淒慘無比的時光,讓我回顧這些我想要遺忘的回憶做什麼?」我開始有點生氣,和不耐,也許是因為被挖出的傷疤讓我有惱怒吧!
「嗯…」
「那是因為…」
「是為了要確認妳是否真的認清楚了妳經歷過的命運,以及可以讓命運之鏡們了解妳是否有辦法,繼續面對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件。」
藍傑斯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看來是廣播系統。
「我說…藍傑斯是吧!」
「…是!」
「你當我是傻瓜嗎?還是無可救藥的笨蛋嗎?」
「什麼?」
「也許世人們所說的命運好像就是那麼一回事,好像是固定了,必然會發生的事,但是你沒聽過一首歌嗎?『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要拼才會贏』也許有些人是說贏過天註定的命運,但是我覺得這個贏,是贏過自己的失敗,贏過自己的軟弱,贏過自己的懼怕,贏過自己的過去!然後能夠有這樣的決心,發揮天賜的七分潛能,來勝過人們所以為既定的命運和現實!所以如果你們要評估成我無法勝過這樣的命運,那我會繼續跟你們拼命,因為我知道我可以,我不是用世人的眼光來看我自己,而是用我真正心靈的眼睛看我自己。所以無論你們那一個是真實之鏡,你們都是真實的,也都是命運中的一環,只是當我要選擇相信人還是相信自己時,謊言和真實才會被分別出來。所以,現在你還是要讓我分誰是真實誰是謊言嗎?」我盯著左邊的鏡子看。
「哈哈哈…太棒了!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答案了!」
「命運之鏡!」藍傑斯大喊了一聲
「是!」兩面鏡子再度異口同聲
「補救執行!」
「遵命!」
兩面鏡子再度發射出極大的光芒,閃爍得我再次閉上眼。
拜託!請務必讓我過去一切的錯誤,都有能補償的機會吧!

當我再度睜開我的眼睛,我發現我回到了命運之鏡的房間裡。
而牆上原本掛著的兩面鏡子,竟然變成一面像是船舵形狀的鏡子。
「因為妳的答案,命運之鏡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了!它們原本是一面雙面鏡,只是因為過去的擁有者不當的利用,使它們一分為二,現在它們再次恢復原本的樣子,就表示妳是它們新的主人。」室內再次傳來藍傑斯的聲音。
我伸出手撫了一下像船舵一樣的鏡框。
「咦?可以轉啊?」鏡框像真的船舵一樣,可以繞圓轉動,裡面的鏡子看起來也是可以翻面的「真特別!」
「這個意指著許多事物都是一體兩面,但是妳能親自用雙手來操縱它們時,無論是好事或是壞事,都會成為對妳有益的事!而現在,它們是妳的了!」
「哇!謝謝!」
「對了!」藍傑斯帶點笑意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我想問妳一個我們原本會問的最後一個問題。」
「哦?說吧!」我開心的把玩著得到的新禮物,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機會再跳出來說話。
「如果有一天妳和媽媽和那位兄台一起掉進水裡時,妳會先救誰?」
我望向正在被開啟的大門,然後微笑的回答道
「那位兄台會把我和我媽同時救起來,不管我是不是會游泳。」
說完,我就朝著用力為我打開大門的男人,跑了過去,然後用力的抱住他。
而我也同時感受到強而有力的膀臂也回抱著我,聽著他規律而快速的心跳聲,就好像幸福正敲著門,要進來的聲音。

最後,當我們走出小屋時,我們接到了公司來的消息,說是飛機已經找到了,因為機長準確的判斷,以及迅速的正確執行危機流程,所以讓全機的旅客都安然無恙,而我,也得到了杜言甫的道歉。這樣,真的算是夢想成真了吧!


五、雨夜

又是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和同事聚完餐後回家的路上,又開始下雨了。
但這次不一樣的是,我沒有再慌張的躲到地下道裡,而是耐心的在一個屋簷下等候。
「薇馨!」一個溫柔的嗓音,從遠處傳來。
一轉頭,是一個男子,慌慌張張的抓著一支傘跑過來。
「你幹嘛不撐傘啊?而且你用走的就好啦!」我拿出手帕為他擦去頭上臉上的雨珠。
「哦!我只想到你沒有傘,就趕快跑去拿,沒有想到要自己撐。」他稍微壓低了身子,讓我可以好好的幫他擦拭。
「你太溫柔了啦!到時候換你發燒怎麼辦?」擠一擠溼透的手帕,正準備要收起來,但被他一把搶走。
「沒關係,就換妳來照顧我吧!」然後他快速的低下頭來,偷親了一下,然後開懷的笑著。
「嘿…你趁人之危!」
「嘿…妳現在可沒有危險!」
「嘖!算你有理!」
「走吧!」
「嗯!」
我挽著他的手,一起經過一個地下道入口時,我稍稍的停頓了一下。
他看著我,問道「要下去看看嗎?」
我搖搖頭「不了!」
至從那天起我再也沒看過他了,我們還特地要去他的工作室,但是怎麼找也找不到,仲賢問了當時曾經問過警衛,竟然說不知道這件事,這讓我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也覺得這一切也太玄妙了!
這時,突然想起男孩說過的話
『我只賣有緣人!無緣的可是買不到我的東西的!』
「呵呵…」原來如此。
「笑什麼?」李仲賢一臉疑惑。
「沒什麼。我們只是現在跟他無緣而已,也許有機會我們還是會見得到面的吧!」
「嗯!也是!那我們走吧!」

平凡無奇的星期三晚上。
我和我心愛的人共撐著一把傘,漫步在大雨的夜裡。

這是我從未想過的!當時的一個小小的決定,會讓我的人生有如此大的變動!

下次,在這樣的大雨的夜裡,也許你也可以走進那座無人的地下道,看看是否能有和我一樣奇妙的經歷。


--完--

=========================================
其實後來再看,自己也覺得有點弱
和一開始的序有點偏離

還是覺得挺有趣的
也許哪天
當我更強大的時候
再把這個改成劇本也不一定
演出來說不定還挺特別的
謝謝您的收看^^
創作者介紹

夢境中的歡笑 現實中的淚水

熊熊⊙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kie0411
  • 文章很有趣!加油!您好~我剛剛用pixnet~請多多支持喔~
  • 謝謝!一起加油^^

    熊熊⊙ω⊙ 於 2014/11/24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