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期誠品講堂【藝術實驗室】
看歌舞片建構近乎純粹的烏托邦
50期誠品講堂【藝術實驗室】看歌舞片建構近乎純粹的烏托邦

鮑伯佛西:歌舞片的作者論
《生命的旋律》、《酒店》、《爵士春秋》、《芝加哥》

講者:聞天祥



這次的講座中,主題是「鮑伯佛西:歌舞片的作者論」,主要講述了鮑伯佛西如何從舞者堀起,進而成為有名的編舞者以及電影和音樂劇導演的過程。從他幾齣重要的作品來說,一般較為熟悉的作品,就是之前有拍成電影的「芝加哥」。

1. 舞蹈會擅用每個肢體關節,如:手指、脖子、腳 ex:Mein Herr(from Cabaret酒店)、Steam heat(from The Pajama Game睡衣仙舞)
不全是一般熟悉的優美華麗的方式呈現,會使用有代表性的動作將其誇張、誇大,可能有點怪異,但非常有趣的肢體ex:Shoeless Joe Ballet赤腳喬的芭蕾(from Damn Yankees失魂記)
熊自行加註不確定是不是:Coffee Break(from How to Succeed in Business Without Really Trying一步登天)、We Both Reached for the Gun(from Chicago芝加哥)

2. 作品風格擅用反諷、對比的方式,呈現時代下的黑暗面,以及被隱藏不被注意的事物
ex:在Cabaret酒店裡,有一幕是舞台上演出著納粹毆打猶太人的戲碼,實際上在外面真的有猶太人正在被毆打,畫面在舞台與現實中交替著
熊又自行加註:又或者如芝加哥裡We Both Reached for the Gun,以線控木偶的呈現來暗諷記者媒體,都被操控在律師Bill精心打造的劇本中

3. 會使用過去自身的經歷來創作
ex:All That Jazz(爵士春秋)除了故事主線是如半自傳的演繹著他過去的故事外,他也以舞台劇的場景、舞台劇的歌舞呈現在電影中。
Big Spender(from Sweet Charity)也是以電影的方式導入,以歌舞的形式來完成這一個部份的呈現

結論:
在這次的講座中,發覺在製作一部作品時(無論大小)
將舊的事物,以新的手法呈現,就成了創意!
從本身是舞者,後來編舞,之後導戲,後來製作,都是建立在舊有的基礎上,然後向上纍加。
現在既有存在的(無論才能、作品、經歷),再加以延伸、發展,並加上不同的手法去演繹,就很有可能創作出一個新的作品。
再來就是將觀察到的現象,加以虛實化
虛化就是將旁雜的去除,取其中的精髓,加以放大,看似虛構,但又意有所指。
實化就是真實的呈現出所觀察的,或是用非寫實的手法(舞蹈、畫面),來真實呈現出觀察的狀態(ex:"If My Friends Could See Me Now"、"I'm A Brass Band" (from Sweety Charity))
許多的素材加乘之下,真的可以成為有趣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夢境中的歡笑 現實中的淚水

熊熊⊙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