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的聲音太多了
不想再為這個世上的吵噪再添一分顏色
於是我用字用句來寫出的哀愁
用我指尖傳來的聲響
來替代從口裡溢出的悲愴

2年前寫下的字句
2年後仍然是一樣的光景

回想前幾天與母親激烈的爭吵
起因竟只是因為我手被削掉的一塊肉

這一塊0.1公分的肉
是在我裁切紙片時割下來的
雖然只有小小的0.1公分
但是卻讓怕痛的我渡過了痛苦的一個下午
因為
真的很痛
用衛生紙按壓時
就像被千百支針扎一般
又痛又麻

回到家後告訴母親這件事後
得到的卻只是繼續看著電視的臉
於是自憐又再次抓住了我的舌頭
開始說出 連關心一下也不會的這等字眼
而母親生氣了
開始破口大罵
我也怒了
我進到浴室去洗澡
而母親仍然繼續碎唸著我的不是

是啊!只不過是小傷 何必要跟她計較
但是自憐也抓住了我的思緒
脫口而出的話 讓我的自憐更加擴大
「難到一定要斷了手 缺了腿 才叫受傷嗎? 妳不要再說了 我真的好想死」
而母親的忿怒也因為這句話而衝破了界線
「妳想死 想跳樓想撞牆隨便你」
我開始大吼
「妳是誰 妳到底是誰 妳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因為我覺得我母親像是被撒旦附身一樣
說出這樣令人難一置信 我從來沒聽過的話
像演電視劇一般 我帶著像氣喘一般的喘息聲(真的痛苦到難以呼吸)
我關了水 衝出浴室 回到我的房間



我開始大聲尖叫
叫聲之淒厲 讓我事後覺得非常可笑
不過最讓人覺得可笑的是我的母親竟然衝進我的房門.....打我....

痛苦啊!
悲傷啊!
我的心又再度碎成了千萬片
「妳幹嘛打我 不關心我就算了 妳幹嘛打我」
我開始哭
號淘大哭
真的可以用聲嘶力竭來形容
但從來不說對不起的母親(偶爾良心發現才會說出口 頻率約為5年1次)
仍然不覺得自己有任何不對的離開了我的房間

哭到最後我開始狂笑
(我每次哭到最後都這樣 像瘋子一樣 以前曾經這樣 結果又再被打 有夠衰)
笑到最後我開始自言自語
開始說一些鼓勵自己的話
「我是寶貴的」「我不是被遺棄的」「我是被愛的」....諸如此類的
但通常這樣跟自己說鼓勵話
只會換來更嚴重的自憐
所以我打了幾下我的臉
(其實是很多下 而且很用力 不過我很聰明的兩邊一起打 免得腫成大小臉就不好了)
然後逼自己停止哭泣
深呼吸大約100次之後

我走到我母親的房間 然後跟她說
「對不起 我又被自憐打敗了」
離開了房間
我走到窗戶旁
於是
我跳了下去
而我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









怎麼可能
我很怕痛的
即便我很想拿到砍自己
但是怕痛的我還是很不想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
所以我回到房間開始玩電腦遊戲
因為只有電腦遊戲
可以讓我忘記一切(因為很緊張 所以要很專心)

4點
我躺在床上
我立刻睡著了
夢中
我沒有夢到什麼
但是
感謝神
我沒有做惡夢

這次的崩潰只帶給我隔天的眼皮浮腫
但是因為我哭完過了4個小時才睡
所以只是浮出雙眼皮而已
真是感謝神

像瘋子一樣的行為
像撒旦一樣的言語
只有在崩潰的時候做得出來
然而也開始發現
若隨意把自己心中的話 說了出去
換來的絕對不是你所想要的
所以當心中的城牆再次圍起來時
我改用指尖傳來的聲響
代替從口裡溢出的悲愴
用我字裡行間的哀愁
代替給喧囂世界的火上加油
必竟
這世上的聲音太多了
而且是你所不想聽到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夢境中的歡笑 現實中的淚水

熊熊⊙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